勇士vs雄鹿2019
幸存者的口述
2019-12-17來源:新京報
       12月11日,大型史料紀實畫冊《重慶大轟炸幸存者訪談錄》首發。畫冊記錄了120位大轟炸幸存者的遭遇,收錄近500幅受害者生存狀況照片和日軍無差別轟炸的史料照片以及16萬字的受害者口述經歷。昨日,大型史料紀實畫冊《重慶大轟炸幸存者訪談錄》首發。



       1938年2月起至1944年12月,日本對戰時中國陪都重慶和四川進行了長達6年10個月的戰略轟炸,史稱“重慶大轟炸”。昨日,第六個國家公祭日前夕,《重慶大轟炸幸存者訪談錄》在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首發。這本大型史料紀實畫冊記錄了120位重慶、四川無差別大轟炸幸存者的悲慘遭遇,是首部專門反映大轟炸受害幸存者的史料紀實畫冊。畫冊收錄近500幅受害者生存狀況照片和大轟炸史料照片,及16萬字受害者口述經歷。


       畫冊作者、侵華日軍暴行獨立調查研究學者李曉方通過多年深入田野調查,認為重慶大轟炸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遭受轟炸次數最多、規模最大、持續時間最長、損失最慘重的大轟炸之一。粟遠奎1933年12月8日生于重慶市市中區原鼎新街,親歷“八·一九”大轟炸和抗戰時期中國三大慘案之一“六·五”隧道大慘案。他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經歷也記錄在書中。



       2004年起,中國民間成立重慶大轟炸受害者民間對日索賠原告團,開啟長達15年的跨國訴訟,粟遠奎擔任團長。原告團前后30余次赴東京對日本政府提起訴訟。2015年2月和2017年12月,該案先后進行一、二審宣判,結果均為原告團敗訴。判決雖承認重慶大轟炸歷史事實,但駁回原告要求日本政府謝罪賠償的請求。目前索賠案已經進入到三審終審階段,日本最高法院將對該案作出終審判決。

       新京報記者昨日對話粟遠奎,他表示終審后仍然會從事大轟炸歷史的宣傳。

       談經歷

       從“隧道大慘案”中幸存

       新京報:你們家在重慶大轟炸中受到了怎樣的傷害?

       粟遠奎:我家里有8個人,除父親、母親外,我上面有大哥和兩個姐姐,下面有兩個弟弟。我記得從1938年開始,日本派出飛機對重慶市狂轟濫炸。1940年的“八·一九”大轟炸,我家附近的磁器街、都郵街、關廟街、較場口都是重災區,全部中彈起火,我們就這樣變得無家可歸。

       新京報:印象最深刻的畫面是什么?

       粟遠奎:我們全家親歷了慘絕人寰的“六·五”隧道大慘案,兩個姐姐失蹤在了防空洞里。

       1941年6月5日下午6點鐘左右,一家人正在吃晚飯,突然警報聲響起,飯碗都沒有收拾就往防空洞跑。后來進洞避難的人越來越多,我們慢慢感到呼吸有些困難。我們全家向洞口方向擠去,但越靠近洞口就越擁擠,因為洞里的人想透氣,洞口的人想進來,誰也不讓誰,我們一家人就被擠散了。我被擠到一個洞壁邊,靠著洞壁蹲下,下方有個小水溝,感覺好一點,不知不覺地睡著了。直到第二天天亮后才醒來,周圍的人都睡著了,后來才知道實際上他們都窒息死了,這條流動的小水溝救了我一命。我父親的腿被壓傷了,兩個姐姐再也找不著了。洞中被抬出來的尸體堆積如山,由于天氣較熱,尸體很快就腐爛了,無法辨認。后來政府把這些尸體集體掩埋了。

       談初衷

       讓后人記住這段歷史

       新京報:終審什么時候進行?

       粟遠奎:現在獲得的消息可能要到新年后。

       新京報:為什么要一直堅持做這件事?

       粟遠奎:堅持是希望通過我們的行動,告訴后人不要忘記這段悲慘的歷史,警示世人居安思危。如果忘記了,可能會造成歷史再現的危險,因為歷史上發生的問題還沒有得到正確的糾正。當時的慘狀是滅絕人性的,我們這些幸存者帶著傷痛過了一輩子。

       新京報:對日索賠已經行動十多年,有沒有為社會環境和公眾認識帶來變化?

       粟遠奎:以前很多人、尤其是年輕人,不了解這段歷史,通過我們的行動,讓很多人知道了這段歷史、知道了日本對中華民族的這一暴行。我去一些大學演講,很多年輕人跟我說,粟老你不簡單,你是現代的英雄。

       談索賠

       用周總理的話回應日本議員

       新京報:你們去日本外務省和法院這些機構申訴,有沒有遇到什么困難?

       粟遠奎:他們會接待我們,我們是比較自由的,能夠去外務省抗議,去最高法院請愿,還到國會大廈向議員們宣傳。我們通過日本律師團提出要求,向議員們講述我們的事情。他們中有些人也想了解歷史,專門為我們在國會大廈組織了一次會議,大概一百多人參加,除了議員,還有一些社會人士和媒體。

       當時也有議員質問,有一個議員說,你們到日本索賠十多年,沒有任何進展,你們國家、政府對你們是什么態度?社會有什么反應?人民群眾對你們有什么要求?當時我就敏感地覺察到,這已經牽涉外交問題。按常規說法,都是說政府對我們非常關心支持。但中日聯合聲明中明確了,為了中日兩國人民的友好,放棄對日本國的戰爭賠償要求。如果我這么回答,他們可能會利用這些去宣傳,說中國政府不誠信。

       新京報:你怎么回答的?

       粟遠奎:我回憶起上世紀70年代周恩來總理跟日本首相田中角榮會談時,周總理說中國政府放棄對日本的戰爭賠償,但是民間在戰爭中受到傷害,有權利訴訟索賠。我之前把周總理的話記住了,就這么回應了議員。

       談未來

       終審后會繼續宣講歷史

       新京報:這本《重慶大轟炸幸存者訪談錄》出版,對你有什么觸動?

       粟遠奎:這本訪談錄也是宣傳和銘記歷史的重要方式,里面的故事很多我都經歷過,看起來仍然很痛心。

       新京報:現在對日索賠團還有多少人?

       粟遠奎:在日本立案的一共188人,重慶85人,四川103人。重慶的85人已經去世47人,越來越少。健在的多數身體也不好了,現在團里骨干有20多人。

       新京報:這次審判結束后,你還會繼續做這方面的其他事嗎?

       粟遠奎:還會繼續做,因為做這件事的目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發出正義的呼聲,為遇難同胞討回一個公道,警示后人反對戰爭珍愛和平。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春蕾計劃—護蕾行動"
新長城特困大學生自強項目
瞳愛救助中心
三大語系佛教高僧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樂園項目“益譜匠心”優秀教師支持計劃
“起澄”中國舞 民族文化傳承公益項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國·藍色聽診器計劃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勇士vs雄鹿2019 重庆时时彩官方开奖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app 元气偶像季赚钱技巧 篮球即时比分90 百搭麻将规则 飞禽走兽使用说明书 内蒙古快三开奖直播 25选7 pk10送38彩金平台 乐翻二人麻将 天津11选5 吉林快3走势图表 浙江飞鱼 重庆时时五星计划 pk10免费永久计划软件 体球手机比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