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士vs雄鹿2019
對歷史和個體生命的尊重
2019-12-16來源:鳳凰公益
       2008年,知名媒體人孫春龍在緬甸采訪時,得知抗日戰爭時期的中國遠征軍仍有部分抗戰老兵無法回國,至今滯留海外。為此,孫春龍組織發起了幫助“老兵回家”的公益活動。直到2011年11月11日,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停戰日這天,孫春龍為“老兵回家”注冊了一個基金會——深圳市龍越慈善基金會,以“撫慰戰爭創傷,倡導人性關懷”為宗旨,致力于為戰爭背景下的個體生命提供人性關懷。

       2016年1月,姚遙加入深圳龍越基金會,經由第二屆理事會選舉,出任基金會秘書長。接著姚遙繼續前往長江商學院深造,進一步系統學習社會公益和社會創新。姚遙所在的那班共有69位同學,都是各個領域富有影響力的人。學習之余,大家會考慮一起在公益領域做點什么。


       長江商學院EMBA28期校友姚遙在養老院探訪保衛國家的老兵爺爺

       社會民間對烈士父母的忽視和淡漠,一直讓姚遙心里感到不舒服。“作為烈士父母,這個烈士的故事在媒體上曝光的時候,大家關注度很高。但是熱度過去之后,還有誰記得這些烈士的父母和妻兒?他們為這個社會付出了生命,如果我們這個社會都不能銘記這樣一個個珍貴的個體生命,而是把他們完全淡忘,對他們的家人而言,無疑是最大的傷害。”

       所以,姚遙牽頭,聯合長江商學院28期深圳5班同學,成立“烈士父母關懷計劃”,成為龍越基金會的下屬新項目。同學們為這個新項目設計了三大塊內容:為烈士父母送關懷禮包、獨居烈士父母陪伴服務和陪烈士父母掃墓。

        01登門入戶

       “烈士父母關懷計劃”通過一家家登門入戶,用照顧他們父母妻兒的方式來緬懷這些為社會公共利益獻出生命的烈士。每次上門,基金會工作人員手中的袋子里都裝得滿滿當當,全是給烈士父母用心準備的禮物。其中最顯眼的是一個深軍綠色的大提包,上面印刷著“關懷烈士父母溫暖禮包”的白色大字。

       這個大禮包結合老年人的需求精心設計,里面裝有保暖護膝、保暖背心、棉被、純棉三件套、慰問信、個人清潔用品等。基金會考慮到一些烈士父母身處山區或鄉村偏遠地區,個人清潔用品歸置得很是細心,包括創可貼、清涼油、碘伏棉棒、醫用紗布、雙層藥箱等必備物資。

       除了給烈士家庭帶各種物資,基金會每次都會記得帶一封慰問信,由工作人員親口念給家屬們。相比物資上的幫助,基金會更重視這種精神上的肯定和撫慰。“很多家屬聽到我們這個慰問信,真的是很感動。因為對他們來說,政府的慰問畢竟代表的是國家對他們的銘記和認可。我們作為一家民間基金會,代表的是我們這個社會沒有忘記他們,我們這個社會還在關心他們。這讓他們從另外一個層面感到完全不一樣的溫暖。”姚遙說。

       基金會關注的烈士群體里有一個特殊的存在,這些烈士都與多年之前的一場戰爭有關。那是1979年,對越自衛反擊戰打響,很多年輕生命應召入伍,奔上戰斗的最前線。曾經圍繞這場戰爭的歌曲、影視作品紅遍大江南北,《高山下的花環》《血染的風采》《熱血頌》都提醒著人們今日和平的來之不易。如今,時間沖淡了人們的記憶,越來越多的人甚至不知道還存在過這么一場戰爭,更不知道這場戰爭除了把戰士變成烈士,更是遺留下許多殘缺的家庭和悲傷的父母。

       董桂林就是奔赴對越反擊戰前線的一員,那時他才18歲。在董桂林之前,董家一門就有著從兵報國的傳統。董桂林的爺爺就曾參加抗日戰爭,奶奶用了65年等待爺爺從戰場歸來。到了孫子輩,1978年,董桂林去了對越反擊戰前線,成了一名噴火兵。1979年2月20日,為了攻克一個碉堡,董桂林被派上戰場,碉堡終于被攻下,董桂林卻被一顆子彈打穿大腿動脈,不幸犧牲。

       接到兒子犧牲消息那天,董家正在舉辦外婆的葬禮。董媽媽深受刺激,之后每看到有穿軍裝的軍人,就會抓著人家問:“你是哪個部隊的?你認不認識我兒子?”幾十年過去了,如今,董家父母已經80多歲了,退休后他們回到兒子曾經下鄉當知青的地方,給兒子修了一個衣冠冢,每年堅持給兒子掃墓。2018年清明節,來掃墓的只有姐姐董桂仙,“弟弟啊,媽媽上不來了,她今年81歲了,可能明年就來不了了……”董桂仙哭著告訴小弟。

       董家父母是基金會“烈士父母關懷計劃”的重點關懷對象。每年逢年過節,基金會工作人員會專門入戶看望。去年春節,基金會收到董家姐姐親筆寫的感謝信,“收到慰問信和大禮包,我們全家非常高興,感謝對我們的關懷……祝你們新年快樂……”

       除了為烈士父母解決生活困難,贈送愛心大禮包,基金會更關注烈士父母的精神需要。其中,獨居的烈士父母是基金會關懷的重點對象。胡儀珠,是湖南省道縣月巖林場營樂源村村民,也是對越自衛反擊戰烈士唐成德的母親。唐成德是家里的二兒子,1982年11月入伍,在一三三師一團一營做步兵。兩年后,在龍州靠茅山對越作戰中,唐成德光榮犧牲。整個道縣一共100人當兵,最后99個人都回來了,唯獨缺了唐成德。得知消息的胡儀珠受不了打擊,開始迷迷糊糊,不太記得有這個兒子。

       后來,丈夫、大兒子接連去世,三個女兒也相繼遠嫁,如今胡儀珠一個人獨居,住在一間光線不好的老屋里,日常生活靠撫恤金和大兒媳照料。近些年,胡儀珠身體越發不好,腿腳不便,聽力下降,還有點阿爾茨海默癥狀,與人交流都成困難。

       兒子唐成德安葬在老屋外面的竹林里。每年清明時節,兒子的戰友會前來祭拜。每次大家提起唐成德,平日里有點糊涂的胡儀珠好像忽然變了個人似的,她經常指著墻上兒子的照片笑呵呵地插話:“成德啊,他在墻上啊。”

       基金會每年逢年過節會專門來探望胡儀珠,不只是帶來生活物品,更是陪著她說說話,回憶那個遠方的二兒子。對烈屬的關懷做久了,基金會也經常收到來自被關懷對象的問候。這些問候不是打一個電話,也不是發一條微信,大多都是幾張寫得滿滿當當的信紙。有的字跡潦草,有的字跡清秀,相同的是字里行間都透露著高興和感謝。

       一位云南騰沖的烈士遺屬曾寫信邀請基金會工作人員來家里住幾天;來自安徽桐城的張姓家屬信里難掩情緒,“每逢佳節倍思親,望著返鄉的人群,心中總是抑制不住的難過失落和心酸…你們把愛心大禮包送到我家,讓我從郁夢中蘇醒,好像我兒也回來過節了,我那么高興,比我每次領取優撫金的心情還溫暖……”;還有烈士父母因為被關懷重燃生活的希望:“是你們給了我希望,除了物質上的幫助,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慰藉,讓我燃起了對生活的信心,讓我知道社會沒有忘記像我這樣遇到困難的軍烈家庭,讓我知道我兒為國捐軀是值得的……”

        02千里掃墓

       戰場犧牲遺骸歸鄉,父母可以隨時隨地掃墓看望的烈士,其實并不多。不少烈士被留在了異國他鄉。在云南文山麻栗坡烈士陵園,當年很多參加對越自衛反擊戰的烈士魂留于此。這個邊關距離烈士們的家鄉多是成百上千公里。

       烈士趙占英犧牲后安眠于此,距離自己的家鄉500余公里。母親趙斗蘭多年來堅持長途跋涉往返看望兒子。曾經一張她撫著兒子墓碑痛哭的照片流傳網絡,令人動容。深圳龍越基金會很早就將趙斗蘭列為關懷對象,多次上門探訪慰問,直到趙斗蘭離世。


       89歲的趙斗蘭老人,對越自衛反擊戰烈士母親。老人視力不好,聽力下降,講話雖不費力,但外人已難聽清 



       89歲的趙斗蘭老人,對越自衛反擊戰烈士母親。“她不會看電視。”兒媳婦介紹說,“去哪家最多半個小時就要回來,坐不住。”堂屋四壁掛滿了愛心人士送的錦旗、與愛心人士的合影,這些陪伴著趙斗蘭獨自生活。

       這也讓基金會注意到有這么一批烈士家屬,他們在親屬犧牲多年后,甚至不知道對方埋于何處,更沒機會給他們掃一次墓。為此,基金會開始幫助這些烈士后代“尋親”。這個尋親的過程其實并不容易。基金會的工作人員和志愿者,需要經常出入各大烈士陵園,記錄下墓碑上的烈士信息,整理出完整的名單后,還要通過政府等官方渠道查詢信息進行比對。“查到信息后,再聯系他們的后代,好多后人也是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父親是埋在哪里。”姚遙介紹。

       在“尋親”過程中,基金會幫助許多后代確定了他們的父親是抗美援朝烈士。這些志愿軍烈士犧牲并安眠于異國,而他們的后人想祭奠先人卻遙不可及。“那些烈士的后人,現在都是六七十的老人了,他們作為一個孩子,始終有一個繞不過去的坎兒,就是想去見他的父親一面”。基于這種考慮,姚遙和同學們決定資助這樣的家庭去朝鮮祭奠父親。

       河南苗務才家就是一個典型的抗美援朝烈士家庭。苗務才從沒見過自己的父親,父親苗維忠曾經是志愿軍180師偵查參謀,在抗美援朝前線作戰犧牲。父親犧牲后,一家生活困頓,苗務才好不容易被媽媽拉扯長大。成年后,苗務才萌生尋找父親尸骨、見他一面的念頭。可是苗務才并不知道父親葬于何處,他曾經背著一袋地瓜,四處奔波打探父親在哪里。

       和苗務才境況接近的還有孫群凱。他的父親孫澤東生前為志愿軍1軍7師19團政委,1953年在抗美援朝前線犧牲。此后孫群凱與爺爺相依為命,很長一段時間只能以乞討為生,寒冬臘月爺倆連個厚衣服都沒有。如今,孫群凱有了自己的家庭,生活照樣不寬裕。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當面祭拜故去的父親。

       與孫群凱父親同時犧牲的還有李小兵的父親。父親去世,媽媽另結家庭,遺孤李小兵如今境況艱難。他只想在有生之年可以再見父親一面,他要給父親磕個頭。2018年清明節,龍越慈善基金會資助了這三個志愿軍后代家庭,幫助他們跨過國境前往朝鮮祭拜先人。

       在工作人員和志愿者的陪同下,這個烈屬掃墓團來到朝鮮,坐巴士抵達檜倉烈士陵園。陵園每個墓旁都有一株從中國東北移植過來的黑松。烈屬已經是老人了,年齡最小的也65歲了。他們捧著各自父親的遺像,祭拜果品焚燒香燭,一個個在烈士紀念亭長跪不起。隨后,烈屬團又去了存放志愿軍烈士名冊的中朝友誼塔,參加中國駐朝鮮大使館舉行的公祭。這場跨越國境的祭奠,對于這些烈士遺孤而言,是場遲到多年終于實現的慎終追遠。

4C7D23AA4CC47E4DA4C2BFA2A754431551F0E141_w750_h1000
       長江商學院EMBA28期深圳班支持的志愿軍烈士后人前往朝鮮掃墓,在朝鮮祭奠

       基于現實需求,基金會增加了清明節烈屬異地掃墓接待服務,“讓烈屬感受到來至社會的關懷,增加其榮譽感、自豪感。”

        03關愛烈士父母,就是尊重歷史、尊重生命

       “不管是參加國家的戰爭,還是出警或抗洪搶險,很多人犧牲的時候還是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他們的突然離去,給父母造成了非常大的精神創傷。時間推移,父母哪怕老了,他們也不會忘記這個孩子,很多余生就是與孤獨傷痛為伴。有些家庭其實物質上不困難,困難的是心碎了如何再拼湊起來。”面對這些家庭的苦痛,我們更習慣的應對是“避而不提”,姚遙并不贊成這種傳統的慣用態度。

       “烈士父母關懷計劃”從本質上是一種創新,一改這種傳統的“躲避”策略,轉而用“記憶”療法來撫慰烈士父母的心靈。“對這些父母來說,他們的孩子沒了,如果我們所有人都忘記歷史,裝作這個事情沒有發生過。這對他們才是最大的傷害。他們的孩子是為社會犧牲的,我們要銘記歷史,讓他們知道我們知道感恩,知道珍惜生命,他們孩子犧牲的值,這才是對父母們悲傷最好的一個詮釋。”“我們對于過去的人,是不是忘掉更好?記住,是不是反而是負擔?就像電影《尋夢環游記》里講的,記住一個人是最美好的事情,被遺忘才是真正的死亡。”姚遙說。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春蕾計劃—護蕾行動"
新長城特困大學生自強項目
瞳愛救助中心
三大語系佛教高僧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樂園項目“益譜匠心”優秀教師支持計劃
“起澄”中國舞 民族文化傳承公益項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國·藍色聽診器計劃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勇士vs雄鹿2019 好运来时时彩平app 捕鱼来了外挂 公司老板经常赚钱 3d开机号 内蒙古体彩时时彩开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 双色球复式投注法计算 麻将游戏软件平台 3171捕鱼ol 安徽快三大小单双计划 天水麻将代理平台 31选7 边城棋牌游戏官网 旧版彩金捕鱼 有没有快3计划软件 股票质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