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士vs雄鹿2019
最大心愿希望香港恢復平靜
2019-12-12來源:新京報
       一道長約五厘米的疤痕,醒目地橫在香港警員Alex的脖子上。



       在10月13日的一起游行示威活動中,Alex奉命到港鐵觀塘站執法,現場有多人聚集,但并未出現破壞事件。正當Alex和同事準備離開港鐵站時,他突然感覺右邊脖子“被人戳了一下”。行兇者是一名年輕男性。將其追截并制服后,Alex才發現,地上有血,自己的衣服也已經被血濡濕。

       Alex被送往醫院,進行了一次長達4小時的手術,他的頸部靜脈和部分神經受到損傷,幸運的是沒有傷到動脈、危及生命。術后,Alex在醫院住了9天。目前,他每兩周見一次醫生,需要接受持續六個月的治療。香港警務處通報,警方以涉嫌“意圖謀殺罪”拘捕了割傷Alex的男子。該名男子今年18歲,在新界的一所中學就讀,警方在他家搜出了遺書。

       據新華社報道,數月內,香港不時出現落單警察遭到攻擊的情況。Alex每次帶隊出勤都擔心有同事因掉隊而遇襲,因此通常安排同事先行,自己墊后。“我要確保我的隊員齊齊整整地離開,所以我要留守到最后。”

       這是Alex從警20余年間,第一次因公受傷。據香港警務處統計,“修例風波”半年以來,共有493名警務人員受傷,包括452名男性、41名女性。他們有的被汽油彈燒傷,有的被咬斷部分手指,還有的被弓箭射中小腿……

       傷害不只是生理上的,警員們的心理和生活也受到了很大影響。每當接到新的任務,Alex和同事們都要在同一個地點駐守,可能十幾個小時都不能離開,也不知道什么時候能休息,承受著極大的壓力。Alex的妻子阿梅在接受CGTN(中國國際電視臺)采訪時說,事發后,Alex的身份被網友起底,孩子的學校也被起底,她很擔心孩子的安危,“現在孩子都不能告訴別人自己爸爸是警察,以前他們是很驕傲的。”

       12月10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在香港警察總部見到了Alex。接受采訪時,Alex全程背對攝像機。因傷勢還未痊愈,他戴著口罩,聲音嘶啞,講話十分吃力,偶爾咳嗽幾聲。聊起這半年以來經歷的一切,Alex語速緩慢地表示,他不憎恨傷害自己的人,相信自己受到的傷害也只是個別事件。他最大的愿望是,希望香港盡快恢復平靜,自己可以重回崗位,“如果有可能,我想回到前線工作。”



       傷勢樂觀,希望行兇者回頭是岸

       新京報:目前,你的傷情如何?

       Alex:我的靜脈和一組迷走神經被割斷了,幸好沒有傷到動脈,所以傷勢是樂觀的。被割斷的神經其中一項功能是運作右邊聲帶的蠕動,雖然現在接補回來了,但是右邊的聲帶還是用不了。現在暫時是在康復期,要看之后講話會不會像現在這樣(嘶啞)。如果之后講話都像現在這樣,就會接受治療。

       新京報:家人知道你受傷以后,是什么反應?

       Alex:當時父母通過電視認出來可能是我,就打電話給我太太,我太太怕他們擔心,沒有接電話。在手術之前我是清醒的,我跟我太太說,還是要跟父母說一聲,我受了傷進醫院,讓他們不要擔心,不用過來。

       他們一直都很支持我做警察的工作,但是因為這次事件,他們確實有點擔心。他們勸我身體康復后,盡量做一些文書的工作,他們就會放心一點。

       新京報:你如何看待這次受傷事件?

       Alex:我想我這次受傷不過是個別事件,我不相信香港以后會變得更加暴力。我不憎恨他,不生他氣,但是不明白為什么他要做出這樣的行為。希望大家可以停止使用暴力,令香港可以慢慢平復為以前那樣。

       新京報:你最想對行兇者說什么?

       Alex:回頭是岸,好好做人。

       希望市民和平理性表達訴求

       新京報:最近半年,你的工作狀態怎么樣?

       Alex:這幾個月里,我們每天都要工作很長時間,不論是精神還是體力都透支,都有相當大的壓力。與此同時,我們的家人往往會因為我們工作時間長,受到了忽略。但是我聽說,好多同事的家人,都非常支持他們。整個警隊里,我覺得是比以前更加齊心,更加團結。

       新京報:你最擔心的是什么?

       Alex:我最害怕的是會影響到我的家人。我自己來說,我的個人資料都被公開了,我的家人受這種情況影響,很多原本正常的生活現在都變得不正常了,比如,接小朋友放學(怕被人認出來)。

       新京報:你的生活有哪些變化?

       Alex:我覺得在香港生活有很大的自由,但是現在這些自由反而被剝奪了。因為有這些示威活動,影響交通,令我原本有的自由都沒有了。示威之前,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如果想開一家店做生意,(不論店主是什么政治立場)也不會受到其他人的影響。

       發表意見、聲音是他們的自由,但不代表可以用武力的手段去解決。作為一個香港人,我完全不想見到香港有這么多的暴力事件出現,他們以和平合法的方式去表達他們的訴求,我完全不會說,完全沒問題。當涉及任何暴力活動,不論是什么原因,都是不應該的。

       新京報:你如何看待警察這份職業?

       Alex:做警察二十多年,一開始只是把警察當成一份職業、一份工作,但是做了這么久,你會在這份工作中找到一份滿足感、使命感。你會知道哪些應該要做,哪些不應該做。所以這么久以來,我都很享受我的職業。等我康復以后,我會繼續我的工作,我想重新回到前線。

       新京報:有一些評論認為,警察在執法過程中,存在濫用暴力的情況。你怎么看待這種說法?

       Alex:在這幾個月里,好多同事使用武力已經好溫和、好克制了。有的示威場面,他們(激進示威者)扔汽油彈、扔磚,有的時候甚至使用弓箭,這些都是一些致命的武器。我們警察經常使用的催淚彈,已經是好低層次的武力。我們使用武力其實是被動的。

       從我個人來說,不論市民支不支持警察,警察都應當做自己的事,要執法。當然如果市民支持的話,我們處理日常的工作會更順暢。如果不支持,我們也要做我們應該做的工作。

       新京報:這半年以來,受到過哪些支持和鼓勵?

       Alex:我認為香港警察不孤單,除了有香港其他的市民支持我們,還有很多內地的朋友,謝謝他們支持我們。我受傷以后,收到了很多來自內地的慰問卡,很多都來自很遙遠的地方。

       新京報:將來會考慮去內地看看嗎?

       Alex:內地有好多地方我都想去,但是我都沒去過。起碼北京我沒去過,作為我們國家的首都都沒有去過。當我身體康復了,有時間了,我會去內地旅游。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春蕾計劃—護蕾行動"
新長城特困大學生自強項目
瞳愛救助中心
三大語系佛教高僧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樂園項目“益譜匠心”優秀教師支持計劃
“起澄”中國舞 民族文化傳承公益項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國·藍色聽診器計劃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勇士vs雄鹿2019 湖南棋牌红中麻将 刺激战场ag战队 捕鱼来了手游刷弹头 江苏快3开奖结果360 球探比分即时足球比分一 中国体彩网 竞彩篮球大小分 今日贵州快3推荐号码 老百姓要做什么才能赚钱 篮球比分 浙江飞鱼走势图表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山东时时彩 夺宝阁计划 合肥0048香辣虾加盟赚钱吗 极速十一选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