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士vs雄鹿2019
被侵蝕的痛
2019-12-09來源:新京報
       12月6日,中國農業科學院蘭州獸醫研究所發布《關于疑似布魯氏桿菌感染事件處置情況通報》,稱11月28日-29日,該所口蹄疫防控技術團隊先后報告4名學生布魯氏菌病血清學陽性。接到報告后,該所立即派人陪同學生前往醫院診治,同時成立調查小組,關閉相關實驗室并開展調查。截至6日12時,共檢測263人,其中抗體陽性65人(含上述4例)。

       公開資料顯示,布魯氏桿菌病(下稱“布病”)是一種人畜共患傳染病,一般由患病的牛、羊等牲畜傳染給人,人與人之間幾乎不傳播。100度以上的干熱、80度以上的濕熱狀態下,只需幾分鐘就能消滅布氏桿菌。

       38歲的原牧場從業者袁峰就是一名布病患者,兩年前,還能扛著50斤一袋的面粉一口氣爬上六樓。但現在的他,每爬一級臺階,膝關節和表皮之間都會發出“呲呲”的細小聲響,像干癟的自行車胎前進時與地面的摩擦聲。腰也不能長時間挺直,一米八五的大個,看上去沒那么高。


       2019年1月21日,布病患者楊榮展示她前不久拍下的磁共振,腳踝周圍有黑影。新京報記者 吳靖 攝

       北京地壇醫院的診斷書顯示,袁峰的癥狀是布魯氏桿菌引起的關節破壞、半月板損傷。他的雙膝內有大量積液,屬于重度骨性關節炎。這些癥狀和其他布魯氏桿菌引起的身體損害統稱布病。和袁峰一樣,許多布病患者為牛羊牧場、養殖場等從業人員,患者群體不小。依據2015年-2019年全國法定傳染病疫情數據,中國的布病發病人數每年均有3萬人以上;5年中,在全國26種乙類傳染病里,布病發病人數一直排在前十位。

       據原農業部、原國家衛計委印發的《國家布魯氏桿菌病防治計劃(2016—2020年)》,2015年,全國報告人間布病病例56989例,人間病例仍處于歷史高位;據對布病重點地區22個縣248個定點場群的監測與流行病學調查結果,牛羊的個體陽性率分別達到3.1%和3.3%,群體陽性率分別達到29%和34%。由于發病人群的特殊性,早在1963年,布病就被原衛生部列為職業病。但袁峰等患者面臨著重重困境:布病難以評定工傷等級,想讓企業負擔治療費用或獲得補償,困難重重。

       侵蝕身體的各個部位 

       2019年1月,哈爾濱天寒地凍,最低氣溫達到零下24℃。位于哈雙路235號的黑龍江省農墾總醫院(下稱“農墾醫院”),沒有受到氣溫的影響,一撥又一撥的布病患者前來就診。袁峰是這里的常客,已經來過三次了。這里是全國首家布病專科醫院,醫院感染科門診的墻中央寫著兩行藍綠色的大標語:整體規模全國最大、治療人數全國最多、診療技術全國最好、治療效果全國最佳。

       布病病房集中醫院三層,近20個病房,每個病房有三張床位,有的病房還加了一張床,幾乎住滿了人。1996年出生的王華是山東一家大型牧場的產房工作者,第4次到這里住院治療。他發著低燒,臉色蠟黃,手指比平時粗了一圈。他幾乎每天都躺在床上,不愿走動,不肯出門。另一個病房里,快到退休年紀的楊榮正給自己的腳踝貼藥膏,她嘗試過各種藥膏以緩解腳踝疼痛,但都沒什么效果。

       發燒、出汗、無力、關節疼痛是這里的常態。這是因為布氏桿菌會在人體細胞中大肆代謝、繁殖,并攻擊除牙齒、頭發、指甲外的個人體部位,腰、腿、關節等經常受力的部位最易受到攻擊。患者們要在這里進行至少21天的治療,才能用藥物將布氏桿菌暫時控制在幾乎檢測不到的范圍內,暫緩病情。公開資料顯示,每名布病患者的癥狀不盡相同。有人短期內沒什么癥狀,無需治療;有人會發燒、出汗,治療一次后再沒發作;有人卻反復發作,連帶著一些身體部位長久疼痛。


       2019年1月20日,農墾總醫院布病感染科門口,很少有人經過。新京報記者 吳靖 攝

       “但來農墾醫院住院的,都是病情偏重的或者反復發作好多次的。”王華說。院里一位60多歲的布病患者,自家養羊,年輕時就得了布病,不時來這里治療。最近一次,他是被人抬進病房的,因為布病脊柱炎再次發作,他全身幾乎無法動彈,大小便都不能自理。

       除了骨頭、關節,布氏桿菌還會攻擊人體的心臟、腦部、生殖系統等。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地壇醫院(下稱“地壇醫院”)經常收治布病患者全國各地的布病患者,不少是布病引發的心內膜炎、腦膜炎等重癥。“但如果沒有發現是布病引起的這些病,治療就會相當麻煩。”地壇醫院感染科主任陳志海說。

       陳志海收治過一名25歲的小伙子,他剛來醫院時一直發燒,被確診為心內膜炎。醫院給他做完心臟手術后,沒幾個月就復發了,病情嚴重,需要二次開胸,風險極大。“第二次手術前,另一家醫院在他的血液中檢測出了布魯氏桿菌。”陳志海說,他這才意識到小伙子有布病,所以先治療布病后才做手術,直到現在病情也沒有復發。

       就連牧場的電工都會得布病 

       農墾總醫院的布病患者大多來自東北、內蒙古、華北等地的牛羊牧場、養殖場,或曾從事與牛、羊、豬相關的防疫、運輸、加工工作。因為職業的關系,他們有機會接觸患病牲畜以及它們的糞便、羊水、血液、被屠宰后的生肉,這些東西里都可能藏著布氏桿菌。

       袁峰的同事王波是在牧場里染上布病的。患病前,他在北方某省份的牧場奶牛產房工作,為奶牛接生、按摩。最忙時,他一天連續工作8小時,接生幾十頭小牛,皮膚、口腔、鼻腔都可能接觸奶牛的羊水。如果某頭奶牛的體內有布氏桿菌,他很容易被傳染。

       牧場知道這種風險,所以一年四季,像王波這樣與奶牛頻繁、密切接觸的員工都要穿著密不透風的藍色連體工作服工作,還要戴一次性手套和口罩。到了夏天,產房里沒有空調,穿著連體服待上一會兒就汗如雨下,悶得難受。所以脫下工作服和手套,徒手為奶牛接生的情況相當常見。

       2018年10月,王波像往常一樣值夜班,為奶牛接生時被濺了一身羊水。他累得在椅子上打盹,“也說不上哪兒累,就是手指關節痛,身體也使不上力。”同事提醒他去醫院檢查,最終被確診為布病。“哪里想到布病這么嚴重呢?”直到現在,王波仍后悔當時脫下了防護服和手套,如果羊水濺到防護服上,或許他不會感染。“之前也沒人因為擅自脫了防護服、手套被罰的。”王波說。

       與產房工類似,和牲畜直接打交道的獸醫也是布病高危人群。他們經常到奶牛棚里給牛做檢查、做手術,忙起來顧不上防護。袁峰就在供職的牧場里見過,一名獸醫手上被劃了一個大口子,照樣往奶牛棚里跑。農墾醫院的不少布病患者都曾在牧場產房、獸醫室工作。比如王華,他是山東某知名牧場的產房工。2019年1月,王華隔壁病房住進三名同一牧場的新病友,其中兩人工作沒幾年的獸醫。


       2019年1月23日,農墾總醫院的一間布病病房里,兩名老年布病患者正在午休。新京報記者 吳靖 攝

       與產房工、獸醫這類一線人員不同,2014年12月袁峰加入牧場時,做的是設備工程經理。他的辦公地點與牛棚隔著100多米,每天只去牛棚檢查幾次設備。起初,包括袁峰在內的電工到牛棚干活是沒有一次性手套和口罩的,袁峰也認為自己離布病很遙遠,沒把它當回事。“我們有過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做電工的,因為害怕得布病,試用期沒結束就辭職了。”袁峰說,當時他還笑話那個男孩“膽子太小”。

       但2016年6月,自己手下的電工張星被確診為布病時,袁峰著實吃了一驚。從那時起,牧場也開始給下牛棚工作的電工等發放一次性手套、口罩。因為布病,張星患上了嚴重的脊柱炎,工作時常常感到疲憊、背疼,干一會兒就要休息。袁峰不了解布病的嚴重性,安慰道“這是暫時的,可以好起來”。張星卻不買賬,“如果你得了這個病,你就不會這么想了。”

       袁峰沒想到,半年后,自己真的“中招”了。他于2017年2月被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佑安醫院確診為布病,“就是抽血,做布氏桿菌凝集試驗,過幾天就有結果了。”事后回憶,他認為唯一一次感染可能是2016年6月,當時他的腿上有一個幾厘米長的傷口,他帶著傷口到牛舍檢查過設備。

       和張星、王波等人一樣,被確診為布病后,袁峰很快拿到了牧場塞來的藥,說是治療布病的:鹽酸多西環素、利福平,還有三種保肝護肝藥。他的癥狀比張星嚴重,雙膝、腰部都被布氏桿菌入侵了。2017年4月、2018年6月,他先后到哈爾濱的農墾醫院、北京地壇醫院治療了兩個療程。

       是職業病,但不是工傷 

       2017年4月27日,被確診為布病快一年后,張星從醫院拿到了職業病診斷書。那是一張A4大小的紙,寫著張星的職業病危害接觸史為“于奶牛棚舍中接觸布氏桿菌”,并給出了“職業性布魯氏菌病(慢性期)”的診斷結論,上面蓋著紅色的職業病診斷專用章。

       從上世紀60年代起,布病就被納入職業病范疇。依據原國家衛計委、人社部、原安監總局、全國總工會于2013年發布的《職業病分類和目錄》,布病屬于“職業性傳染病”類別,與艾滋(僅限醫療衛生人員和警察)、炭疽、森林腦炎、萊姆病并列。

       “職業病是工傷的一種。確診為職業病后,醫療費用可以報銷,但不能獲得賠償。要認定工傷、評定了工傷等級之后才能獲得賠償。”一名省級勞動能力鑒定中心工作人員告訴新京報記者,工傷分10級,1級最高,10級最低。拿到職業病診斷書后,張星立即向牧場所在地的人社管理部門申報工傷認定。兩個多月后,他的布病被認定為在工作中感染,屬于工傷。

       接下來的一年,張星都在等待工傷等級鑒定書,他自認評上10級不成問題。因為他認識的一些病友病情沒他嚴重,還評上了工傷10級、9級、甚至8級。比如黑龍江的一名病友,因為關節有積液,就被黑龍江省農墾總局勞動能力鑒定委員會評為9級工傷;還有一名山東病友,被診斷為布氏桿菌關節炎,也是9級。

       “地壇醫院給我開的診斷書是布魯氏桿菌脊柱炎、終板炎(椎體終板骨軟骨炎)。這幾年我病情反復發作,去醫院動過手術,一躺就是十幾天,還住了幾次醫院。”張星說,他怎么都沒想到,2018年4月,牧場所在地的勞動能力鑒定中心給出了工傷等級鑒定結果,“未達到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標準”。


       2019年1月26日,張星展示他的就醫資料和職業病診斷書等。新京報記者 吳靖 攝

       為什么東北、內蒙古等地的患者更容易評定工傷等級?張星一直不解。在上述省級勞動能力鑒定中心工作人員看來,張星牧場所在地的工傷等級評定是按照國家統一標準判定的。依據原國家質量監督檢驗檢疫總局2014年頒布的《勞動能力鑒定 職工工傷與職業病致殘等級GB/T16180-2014》,在涉及骨科的判定標準中,要評上最低的10級需符合“急性外傷導致椎間盤髓核突出,并伴神經刺激征者”的要求,很嚴重。“所以布病的脊柱炎夠不上10級標準。”王主任說。

       一位不愿意具名的專家對此表示贊同。他認為,如果嚴格按照國家標準,在當地評不上是正常的。在東北等布病高發地區,勞動能力鑒定中心為布病患者放低了要求,“是人性化的體現”。只有評上工傷等級的布病患者,才有底氣與牧場解除勞動合同。因為合同解除后,他們會拿到牧場的賠償金、工傷保險的賠償金。此外,他們日后的布病治療費用還可以從工傷保險中報銷。

       但一些布病患者認為賠償金不高,他們選擇與牧場私了。“牧場也愿意。因為好多牧場不想讓人知道有人得布病,一走工傷程序,政府和外面人就都知道了”,袁峰說,私了時,牧場會給一筆一次性補償款,然后解除勞動合同。這意味著,無論此人今后的布病多嚴重、發作多少次,都與公司、工傷保險再無關系。

       2019年1月,被確診為布病后沒多久,王波就被牧場人力資源部找到了,談私了事宜。人力問他多少錢合適,王波算了算,自己剛剛47歲,還有13年才退休,“按照每年我能掙5萬來說,你要一次性給我65萬。”雙方沒談妥。

       難以走出的圍城 

       錢僅僅是眾多困境中的一個。那些每天與布病牛打交道的獸醫、產房工作者等,像四面楚歌的囚徒,沒法從讓他們患病的牧場中掙脫出來。因為他們大多從與畜牧相關的專業畢業,只能找到與牧場相關的工作。但要想跳槽去其他牧場,必須要經過入職前的布病檢測,他們一定會敗下陣來。為了謀生,他們只能在原來的牧場里繼續干下去。

       王華已經發病4次了,還在山東的牧場里工作,繼續和那些可能患了布病的奶牛打交道。他感覺自己被困在了這個企業,唯一的夢想是在牧場多熬幾年,回家后能開個屬于自己的肉牛養殖場。沒談成私了的王波也沒走,他在等著自己的工傷評定。他算了一下,如果能評上工傷等級,里里外外可以拿到十幾萬,雖然沒有65萬那么多,“但應該可以支付我往后的醫療費和誤工費了。”但能不能評上工傷還是個未知數。他很怕到頭來又是一場空。


       2019年1月21日,一名布病患者在病房里給自己貼藥膏,她得了布病關節炎,腳踝經常疼痛。新京報記者 吳靖 攝

       與其他人相比,袁峰是幸運的。他是工科生,不是專門干畜牧的,可以到牧場以外的行業找工作。他是極少數敢與牧場決裂的人之一。2018年5月7日,他以牧場未向他發放2015年、2016年的績效獎金為由,將牧場告上法庭,勝訴后拿到了6萬多元。但律師費、路費等成本花了他兩萬多,他說,“我就是氣不過才要打官司。”

       自從打了這場官司,牧場就不再為他全額報銷布病的治療費用了。2018年7月,他的布病關節炎又犯了,住院花了3000多元。當他拿著一堆藥費單、化驗單到牧場人力資源部時報銷,對方置之不理,“他們說你要是想報銷,就接著打官司吧。”
       
       那之后每隔半個月,袁峰都要去醫院開治療關節的藥,一筆筆算下來,2018年僅藥費就花了6000多,還不包括掛號費、從天津開車來北京看病的路費、油費等。但他最近也有好消息。5月9日,新京報記者聯系袁峰牧場所在地工傷能力鑒定中心的第二天,該中心給袁峰打了電話,通知他下周五去做工傷等級鑒定。

       那是從2018年12月拖到現在的鑒定。當時,該中心告訴他當地的布病專家少,很難湊齊來做鑒定,要等等。但袁峰真的等不及了。工傷鑒定一旦有了結果,他要立即解除合同,離開牧場。(應受訪者要求,袁峰、張星、王波、楊榮、王華為化名)
【鄭重聲明】公益中國刊載此文章不代表同意其說法或描述,僅為提供更多信息,也不構成任何投資或其他建議。轉載需經公益中國同意并注明出處。本網站文章是由網友自由上傳。對于此類文章本站僅提供交流平臺,不為其版權負責。如果您發現本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文章請發信至 [公益中國服務中心郵箱]。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項目推薦
"春蕾計劃—護蕾行動"
新長城特困大學生自強項目
瞳愛救助中心
三大語系佛教高僧為香港祈福
壹基金壹樂園項目“益譜匠心”優秀教師支持計劃
“起澄”中國舞 民族文化傳承公益項目
陪你1000次
百特中國·藍色聽診器計劃
小鷹計劃2019(鄉村振興項目)
大愛清塵(關愛塵肺病農民項目)
銀天使計劃(關愛老人項目)
企業郵箱 |  隱私保護 |  客戶反饋 |  廣告合作 |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服務條款 |  網站地圖
? Copyright 2005-2015 Mass Media Corporation
京ICP證060160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0421號
版權所有:公益中國網

 
勇士vs雄鹿2019 深海捕鱼平台 手机斗牛一直输怎么办 微商自己能赚钱吗 排列三计划软件手机版 手机免费麻将 多乐彩 伊藤开司赚钱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2期必中 吉林快3 北京快三最新开奖结果 快乐飞艇 快乐8开奖结果 浙江快乐12选5下载 吉林快3彩票站走势图 连码是什么数字 踢球者即时指数比分